您好!欢迎访问铜仁市城市综合执法局(铜仁市城市管理局)网站
今天是:        
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党建工作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七一勋章”获得者丨痕检“神探”崔道植:他用“火眼金睛”书写矢志报国的传奇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他是一个传奇,屡破惊天大案,检验痕迹物证7000余件,无一差错;他是一个标杆,把对党的忠诚,浸润到每一起案件的侦破,从不计名利得失。

他是“七一勋章”获得者崔道植。从旧中国衣食无着的农家子弟成长为新中国首席痕迹检验专家,87岁高龄的崔道植对党和人民深怀感恩之心:“只要我的眼能看、腿能动,我就要为党的刑侦事业工作到最后一刻!”

重大案件的“定海神针”

【一枚弹壳,侦破震惊全国“白宝山案”】

“我这60多年办理枪弹案子,在办案中,随时收集各种枪弹痕迹特征。这些经验会派上大用场。”崔道植说。

凭借超群的技术、多年的实战经验和严谨的作风,崔道植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被公认为中国警界重大疑难刑事案件痕迹鉴定的“定海神针”。

袭击军警、持枪抢劫杀人……“白宝山案”曾经震惊全国。1996年和1997年,北京、新疆两地相继发生枪案,除了现场残留的几枚弹头和弹壳,别无线索。案件迷雾重重,社会上惶恐不安。

公安部急调崔道植赶赴乌鲁木齐。

作为中国最早研究枪弹痕迹的专家之一,崔道植在弹壳与弹头中辨别纤如发丝的弹道痕迹,练就了独门“绝招”。

对着案发现场遗留的弹壳和弹头,崔道植反复调试灯光角度,研究了一天一夜,终于,他在弹壳抛壳挺右下角发现了细小的横线。这是“八一式”步枪发射子弹留下的痕迹。

这个发现让案件的侦破峰回路转。

崔道植和同事最终得出结论:北京、新疆的弹壳为同一支步枪发射,可将两地案件并案侦查。疑犯很可能是曾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员。

犯罪嫌疑人白宝山的情况与刑侦专家的判断完全相符,案件最终告破。

【“崔道植”三个字,成为一线刑警“定心丸”】

“他能让疑难物证拨云见日,让悬案、积案起死回生!”崔道植的同事们这样评价他。

有大案或棘手问题难突破时,一句“请崔道植来”,成为一线刑警的“定心丸”。

2002年,黑龙江省一县城母子两人在家中遇害,现场只遗留下半枚带血的指纹,多家权威鉴定机关均得出“指印特征少,不具备认定条件”的结论,当地警方无奈向崔道植求助。

对这半枚血指纹,崔道植用自己研究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进行了修复处理。经反复观察检验,认定当时的嫌疑对象作案证据不足。

经排查,当地警方又向他提供了几十名嫌疑人的指纹。崔道植最终在一个嫌疑人的左拇指印中,发现数处特征点与现场物证符合。在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只能招供。

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沈阳运钞车抢劫案……在崔道植的参与下,一个个惊天大案的谜团被解开,一张张罪恶的“画皮”被撕下。

忘我工作的“神探”

【将“精致”做到“极致”】

1951年,崔道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指导员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推荐给他。书中以保尔·柯察金为代表的英雄人物的光辉形象,影响了他的一生。

1955年,崔道植被从部队选调到黑龙江省公安厅。凭借忘我的工作精神,他从普通的刑事技术人员,逐步成长为刑事技术处处长,公安部首批特邀刑侦专家。

“刑事科学技术工作,来不得半点疏忽和草率。对待每个案件、每个痕迹、每个线索,我一定做到一丝不苟、小心谨慎、求真务实。”

崔道植看过的子弹、指纹数以万计,出过的现场不计其数,“看痕知枪”“观弹知人”的眼力和经验的背后,是超出常人多少倍的付出。

1991年发生的“贾文革特大杀人案”是黑龙江迄今最大的杀人案,41人遇害。

崔道植带领同事,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连续工作20多天。他们将犯罪现场屋里的炕灰、院内的垃圾堆都仔细筛了个遍,不漏掉任何一个罪证,为搞清楚案发经过、查明受害者的数量和身份提供了重要依据。

【退而不休,老刑警身上的忘我奉献精神】

退休后,崔道植被返聘到省公安厅刑侦总队。

2017年初,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副支队长李新明带着一份刑事案件的指纹样本登门求助。

崔道植那时刚刚做过白内障手术,他没有任何迟疑便接过任务。由于术后眼睛还没恢复,他一手拿着纸巾擦眼泪,一手扶着显微镜,花费大半天时间才看完所有指纹。

事后得知实情,李新明非常过意不去。崔道植安慰他:“没关系,不要多想……”

有一年,崔道植接到公安部任务,去鉴定深圳发生的一起疑难案件。接受任务当天,崔道植笔记本电脑背包带子断裂,金属配件弹射到左眼,将白眼球打出一道伤口。

但时间紧迫,崔道植没有停止工作。儿子崔英滨来看望父亲时,崔道植已工作了三天,左眼严重充血。崔英滨强行带他去医院缝了四针。

“他是中国的刑警之魂”,多位公安人员在谈到崔道植时这样说,他们从这位老刑警身上看到了忘我奉献的精神。

凭着这种精神,在五大连池银行抢劫案中,他拿着放大镜贴着墙面一寸一寸地寻找蛛丝马迹,几个钟头后,从三根麻纤维中寻到线索,为案件成功侦破提供了重要证据。

凭着这种精神,70多岁时,他三天跑了三个现场,行程超过2000公里,现场勘查结束,他因血压升高被直接送进医院……

淡泊名利的老党员

【对党一辈子的告白】

“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始终心怀感恩、不忘初心,对党只有无尽的忠诚。”这是崔道植一辈子的告白。

1934年,崔道植出生在吉林省海龙县一个贫苦的朝鲜族人家。

他4岁没了爸爸,6岁没了妈妈,爷爷辛苦把他拉扯大。祖孙俩经常食不果腹。提起相依为命的爷爷,眼泪在崔道植眼圈里打转。

东北解放后,这个苦孩子的命运发生了改变。1951年,17岁的崔道植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两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是有着近70年党龄的老党员了。我加入党组织,就是要为党和人民奉献一切,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

崔道植曾荣获全国公安科技突出贡献奖,得到40万元奖金。这笔钱他自己没留一分钱,给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添置了设备,还购买鉴定器材捐助兄弟省市公安机关。

然而,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却极低。一瓶矿泉水加上几块面包,就可以在实验室里工作一天。除了一身褪色的作训服,便装永远就是那么几件。

“在他看来,能吃饱穿暖就够了,剩下的就是回报国家。”儿子崔英滨说。

【英雄暮年,壮心不已】

退休以来,崔道植始终工作在刑侦一线。每年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都多次抽调他参与疑难案件侦破工作。

退休后,崔道植和同事研究出的“弹头膛线痕迹自动识别系统”通过了部级专家鉴定。该系统中的“制模片”和“弹痕展平装置”已被全国近40家单位采用,破获了一批涉枪案件。

他对刑事技术领域的新进展充满好奇,总是第一时间学习了解;现在,他的电脑操作水平不输年轻人,甚至能制作简单的动画。今天的他每天都在整理资料,将多年案例做成PPT,留给年轻一代参考;还全力以赴推进非制式枪支建档课题攻关。

“我从来没有退休的概念,工作是我的乐趣,我觉得每破一个案子,就年轻了一次,每攻下一个难题就年轻了一回。”崔道植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